使馆认证

Consular Legalization

利比亚/LIBYA驻华使领馆认证加签介绍

2019-12-12

北京一手加急代办利比亚驻华使领馆认证/加签

Accreditation / Signature of the Libya Embassy and Consulate in Beijing


中国原产货物出口至利比亚,一般需要准备如下文件:货物原产地证(普通原产地证)、商业发票、订购合同、合作代理协议等文件,并需经过中国商会和利比亚驻华使领馆认证/加签,以备货物清关提货以及销售注册备案之用。Chinese origin goods are exported to Libya, the following documents are generally required: documents of origin (common origin certificate), commercial invoices, order contracts, cooperation agency agreements and other documents, which must be certified by the 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and the Libya Embassy and Consulate / Signature for the purpose of customs clearance and delivery of goods and sales registration for the record.


(图片系我站首发,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利比亚国(阿拉伯语:دولة ليبيا‎‎,英语:State of Libya),简称“利比亚”,是北非的一个国家,位于地中海南岸,与埃及苏丹乍得尼日尔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相邻。面积176万平方公里,首都的黎波里公元前3世纪建立努米底亚王国。曾先后从属于迦太基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1912年沦意大利殖民地,1943年被英、法占领。1951年独立,建立利比亚联合王国。1963年改名为利比亚王国。1969年9月1日,成立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1977年改名为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1986年起使用国名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2011年,爆发反对卡扎菲利比亚内战,卡扎菲政权覆灭。2013年5月,国名改为利比亚国,但此后仍然冲突不断。

利比亚长期实行单一国营经济,依靠丰富的石油资源,曾一度富甲非洲,但由于局势动荡,利比亚石油出口锐减。利比亚目前仍处于过渡期,政局动荡,政党纷争不断,司法体制不健全,军警体系不完善,战后武器泛滥,民兵猖獗,极端伊斯兰势力滋生蔓延,暗杀、绑架、抢劫等暴力事件频发,安全局势恶化。政治和安全局势的恶化导致利比亚经济重建缓慢。2017年9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最新旅游禁令,利比亚在新版旅行禁令名单中。


【延伸阅读】没了卡扎菲的利比亚到底有多乱?

(转载自 地球知识局第541观察文章——利比亚大乱斗,作者:楚人,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距离利比亚轰轰烈烈地推翻卡扎菲的革命,已经过去了七年,但是利比亚好像并没有变得更好。如今的利比亚仍然是一片修罗战场,刀兵四起、军阀混战,大量居民从地中海逃入欧洲。

北上欧洲才是王道...

后利比亚时代的利比亚怎么越来越混乱不堪了?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来看看利比亚在后卡扎菲时代的变化。

后卡扎菲时代初期:虚假的希望

卡扎菲死后初期,利比亚一度显示出向好的可能。各路反卡扎菲人马集中在一起搞了一个过渡委员会,商定以后按照民主原则治理利比亚。

国旗也从卡扎菲时代的蜜汁纯绿旗

变成了现在这样

2012年7月,时隔四十多年之后,利比亚再一次举行了选举。选出了作为议会的国民大会。这个国民大会以工程师穆斯塔法·阿布·沙古尔为领导,具有相当的世俗化和经济发展倾向。

穆斯塔法·阿布·沙古尔

因此利比亚当年石油生产数量就回复了战前的水平。对于以石油为经济支柱的利比亚来说,这个消息非常不错了。在当时,甚至有为数不少的埃及人跨国来到利比亚打工,从侧面证明了利比亚在当时依然算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国家。

利比亚主要油田离埃及也是比较近的

但隐忧始终存在。

在反卡扎菲过程中,各地各种武装组织纷起。这些武装组织政治信仰不一,有拥护新政府的,有卡扎菲支持者,有部落武装,有极端宗教分子,更有纯粹打家劫舍的犯罪集团。据估计,人口400多万的利比亚,在当时武装人员总数可能高达20万。而利比亚民选政府反而缺少直接能掌握的军事武装。

在充斥着暴力的环境之下,不管是平民还是权贵都难以自保。

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班加西领事馆遭到了极端武装分子的袭击。包括大使在内的4人死亡。一伙数十人的武装团体在市内横行八个小时,几乎畅通无阻。八个小时,之后才有所谓的政府军,其实也就是政府雇佣的民兵出来解围。

班加西事件背后实际有很多隐秘故事

以后也许会细讲

2013年,更发生过武装组织劫持总理的事情。虽然很快总理就被释放,但这些事情都再清楚不过地反映了利比亚军政的混乱状况,一个无政府无公权力的黑暗森林正在利比亚悄然形成。

无论如何,直到2014年之前,利比亚虽然问题多多,尚且能维持一个大概的团结。但到了2014年之后,连这样表面的统一都难以维持了。

从大的格局来看,阿拉伯之春之后的中东国家,普遍面临着宗教和世俗之间的斗争。这些斗争有时会非常剧烈,比如埃及,就在2013年发动政变,赶走了民选出来的穆斯林保守势力。

利比亚同样受到这个矛盾的影响。但与埃及存在强大的军方的不同,利比亚的权威已经完全破碎。贫困而混乱的生活无法让民众获得满足,大量底层群众开始倒向宗教寻求内心的安慰。宗教势力由此崛起,与世俗派产生了尖锐的对立,并且逐渐渗透进了国民大会,将国家政权向伊斯兰主义方向牵引。

这激起了世俗派的强烈不满。2014年5月,支持世俗派的哈夫塔尔将军成立了国民军,组织了一次尊严行动,宣称要清除伊斯兰,率军进攻班加西。

老将军哈夫塔尔

此人出生于利比亚东北部的艾季达比亚,在利比亚东部威望很高。将军早年跟卡扎菲一起革命,后来与卡扎菲发生矛盾,远走美国从事反卡扎菲活动。

的黎波里-班加西-托卜鲁克一线

是利比亚枢纽所在

将军老家艾季达比亚其实是国内三城枢纽

并且直通东南方石油产区

将军2011年之后才回国,具有一定的军事才能和政治威望,并且与欧美国家联络密切。其世俗化的意识形态甚至得到了俄国支持,可以说是卡扎菲之后最具有实力的世俗领袖。

哈夫塔尔的野望

“二次内战”霍乱人间

2014年6月,纷乱之中的利比亚再次组织了一次选举,在这次选举中,世俗派大胜。但旧的国民大会拒绝接受。从此之后的数年里,双方各自在利比亚国内寻找各种盟友,战斗不止,这被称为利比亚的“二次内战”。

哈夫塔尔和新议会除了掌握东部国民军以外,还同西部山区的津坦民兵、“雷霆”特种部队结盟。

而旧议会依靠的是西部米苏拉塔民兵联盟。相较于国民军而言,该联盟比较松散,与其结盟的有石油设施卫队和利比亚之盾组织。他们在国际上的盟友也偏弱,由土耳其和卡塔尔支持。

所以整体来看,国民军为首的东部势力占据了上风,哈夫塔尔更在去年宣传其控制了大部分利比亚领土。

实际情况其实要比这复杂得多

但电视上的宣称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利比亚局势其实是彻底失控的。各地军阀势力到处设岗拦截,收取过路费。仅在首都的黎波里,就有四支民兵武装盘踞,他们走私、绑架、敲诈、谋杀。“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警察,没有军队,没有纪律,只有人字拖和冲锋枪”。

利比亚混乱的局势也为伊斯兰国的扩张提供了机会,还深得极端原教旨主义者信任。极端组织在本地执行严厉的宗教法规,禁烟禁酒禁毒,强制妇女带面纱,禁止庆祝非伊斯兰节日,关闭非伊斯兰学校并迫害其统治区的非伊斯兰教徒。

仅在苏尔特一地,伊斯兰国武装就曾两次处死数十名外籍基督徒。

完全丧失控制的还有国境线管理。利比亚难民在二次内战爆发后迅速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大问题,这些难民往往乘坐小船横跨大洋,风险极大,有不少人丧生大海之中。

然而值得说明的是,这些难民一般不是利比亚人。借道利比亚前往欧洲的,主要是来自其他国家如马里、尼日尔、乍得、索马里、厄立特里亚等国的非洲人。这些国家比利比亚还要贫穷得多。

相比利比亚

更下沉更下沉的世界

我们又了解多少?

一般有积蓄的利比亚人,不会愿意坐这种小黑船。他们即使出国避难,也是到周边的突尼斯、埃及等地。在高峰时期,仅突尼斯一国,就收留了100万利比亚人。

走投无路的

才要赌上翻船的风险

去海对岸碰运气

暴力、恐怖袭击、难民,这一切给利比亚的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影响,尤其在石油出口方面。到2016年内战最激烈的年代,利比亚的石油产量只有37万一桶每天,连卡扎菲时期高峰的1/4都不到。利比亚的人均名义GDP降至2000多美元,同样为卡扎菲时代的四分之一。在首都的黎波里,每天都会停电六到七个小时,垃圾堆积成山,食品供应也成了大问题。混乱的利比亚输出的石油变少了,输出的武器和极端分子却变多了。

推翻卡扎菲的内战之中,利比亚武器就曾大量外流。当时就有新闻指出,大量机枪、步枪、手榴弹,乃至火箭筒、炸药消失不见。在之后的较平稳时期,利比亚过渡政府曾经试图收缴武器,但成果有限。

获得武器并不那么难。二次战乱之后,武器的流动自然更难控制,除了周边的非洲国家,利比亚的武器也流向了欧洲。据报道,有3000多个欧洲非法组织从利比亚获得武器。其中既有各种黑帮和犯罪团伙,也有各种恐怖组织。

在马里,大量的图阿雷格雇佣军在利比亚内战之后,携带武器,进入马里,掀起叛乱。兵锋甚至直抵马里核心地区。后在法国出兵干预之后,危机才得以解除。

图阿雷格人的阿扎瓦德组织,最强盛之时甚至占领马里大部分领土,直指首都巴马科

而基地组织马格里布分支,本来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组织,在获得利比亚流出的大量武器后,一跃成为装备精良的恐怖生力军。

解决办法:又来选举?

军阀的混乱对抗是局势难以收拾的主要原因。但在利比亚,主要的城市只有的黎波里和班加西两座,控制了大型城市的资源的军阀就能够逐渐收拾其他的军阀,稳定局势。如果给哈夫塔尔将军若干年时间,军阀问题倒是有可能被解决的。

问题在于

这本质上是个沙漠绿洲组成的国家

相互隔绝且距离遥远

连石油管理处都是一股单独的势力...

但利比亚的糟糕状况,让西方为首的国际世界极为焦虑。难民、非法武器、恐怖分子都会流入其他国家,是非常麻烦的事情。于是联合国牵头,在2015年,联合各方签署了《利比亚政治协议》,弄了一个所谓的民族团结政府。

安理会呼吁利比亚各方执行

政治协议以便举行选举并完成政治过渡

但民族团结政府自然难以真的团结利比亚,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很大程度上取代了旧议会的权力,大批旧议会的支持者纷纷向民族团结政府靠拢。东西对峙换了一个对象。

于是国际社会祭出另一大招,继续推动大选,利比亚将在2018年9月进行总统选举。

被认为重要的候选者有两位。一位当然是哈夫塔尔将军,本来宪法起草委员会还想把他排除在外,但将军的手下肯定不会同意,强迫议员们接受了哈夫塔尔将军的竞选资格。

没有我肯定是不行的

另一位则出乎意料,是卡扎菲的二公子,赛义夫·卡扎菲。他在卡扎菲倒台之后,被关押了五年之久,直到前年才释放。他的竞选资本,当然是卡扎菲时代稳定的回忆。

他看起来好像很焦虑

但利比亚是否特别怀念卡扎菲,怀念卡扎菲是否需要受赛义夫、赛义夫本人是否能拉到足够的武装支持,这些都是问题。利比亚人怀念的更多是稳定,而非卡扎菲本身。

所以总体来看,哈夫塔尔将军可能还是最有希望稳定利比亚的人。但他年事已高,最近甚至传出他已经病逝的消息。国民军方面当然对此矢口否认。但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他的后继者能否掌握拼凑出来的同盟军,就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谁在控制民众,你真的理解?

利比亚的混乱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典型现象,一个强权瓦解之后,往往难以形成新的权威,而是陷入长期的混乱之中。作为一个刚刚建立民族意识不久(1951建国),部落、宗教矛盾复杂的国家,利比亚更是难以避免如此。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北京嘉业使馆认证
联系人:嘉业认证
服务热线:010-8955 7216,13520354280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在线留言

姓名:

电话:

邮箱:

内容: